document.write('
')

成语大全-成语接龙-成语文章-成语词典

塞夏沈美文,卞毓方《季羡林的缺憾人生》阅读练习及答案

  一束束艾叶在架子车里窸窸窣窣,暗香浮动;红丝绒的十二生肖和五毒虫模样的香囊,伏满了竹竿架;沸腾的油锅里,泡油糕滋滋作响;三只晶莹的粽子淋了蜂蜜摆在浅口白瓷碟里,透着金色的甜蜜和沁心的凉意。端午,正款款向槐荫里的小城走来……

  一、憧憬中的端阳

  童年生活里,没有节日,只有日子。

  渭北旱塬上,冶峪河涨水时节,也是踏着裂石就可以跳过去。小学一年级的课本上,写着禾苗的“禾”,旁边画了稻穗,但是我们学生不知道大米和稻穗的关系,老师也不晓得。热闹的赛龙舟,染红的大鸭蛋,香甜的糯米粽子,还有两千年前的屈原,离我们太遥远太模糊。

  分了队,家家得了土地,农民没黑没白地在地里耕锄犁挖。终于盼来五月端午,天上日头火红,地里金黄的麦浪在醉醺醺的南风吹拂下翻滚着。

  “妈,红妮戴着香包呢。”我一边把拉风箱,一边说着。窑洞外日头端了,人影被踩在脚下,窑洞内显得更黑了。

  “戴那干啥?像个算卦的!”母亲在窑里头的案上正擀着面。牛头大的一块面团,红面和得硬,擀时容易裂纹,母亲使了全身劲,只听得手掌在擀杖卷起的面上咚咚响。

  灶膛里红火焰舔舐着锅底,从柴草火的烟味中我似乎又嗅到了那幽幽的药香。红妮属鼠的,二婆给她做的老鼠香囊,宝石蓝的绸缎身子闪闪发光,黑布缏的细尾巴高高翘起,红色的尖嘴巴,支楞着三角形耳朵。我摸摸,光溜溜的,闻了闻,迷魂药一样,香得我一个激灵,连打了两个喷嚏。“端午就要戴香包,手腕脚腕子上拴五彩花花绳。”红妮说着,手里的大麦秆编的响吧芦里两粒豆子,发出了悦耳动听的当当声!

  我回过神,继续烧锅。红豆麦仁汤早晾了一大盆,场里干活人回来了,要吃饭,要喝水。端午前后,大人一镰一镰收麦,架子车套了老黄牛往回拉麦捆子,上场后晚上全家旋麦捆子,摊场翻场,吆牛碌碡碾场砸麦,雷雨突然来袭,老老小小打仗一样起场……收麦黄天,父亲累得瘦成一道黑色的闪电,哥哥膀子上晒得褪了皮,肉皮一层一层往下掉。天上下火,家家大人满嘴燎泡,我这会要戴香包,找打呢!

  可是,从此我似乎中了香囊的蛊,以后的五月里看不见枝头诱人的红杏,闻不到阳光下新麦粒好闻的气味,眼前飘浮的是五彩香囊,鼻子里闻到的是雄黄幽幽的香气。

  多年之后,母亲乐颠颠给我的新生儿子送端午。她亲手用彩色丝线合了花花绳,用碎步捏了莲子大小的八瓣蒜头,又买了满杆香囊,一根细棍挑着,一对男女娃娃,一个心形的香包,另外两个是兔和虎。母亲说:“老虎给娃戴,兔子你戴,从小到大我女子没有戴过一个香囊!”

  “多大的人了,还戴那东西!”我扭过头,泪珠儿滚落。那白兔子香囊别在了墙上的镜框下,一直晃着、香着……

  二、心碎的端午

  十一年前的端午节,在医院里度过。父亲住北二楼内科,母亲住在南二楼的心脑血管科。

  “哥,今个是端午,我给你买了粽子和油糕,油糕趁热吃吧!”佩珍姨来看望父亲,她就在医院化验室里上班。

  “住院叨扰你了!又来送节日吃食,谢谢你,妹子!”父亲从内心里感激母亲的这位堂妹对自己的关切,“你姐爱吃甜食,一会给她拿去。”

  “你吃吧,我给二姐也拿了,我忙去了。”姨说着侧身从病房出来了,父亲患胃癌的结果是她第一时间拿到的。在医院见惯生死的她,啜泣着快步走了,她要去看望另一张病床上的姐姐。

  探望的人走了,六个儿女只剩下我和弟弟,其他人被支回去收麦。成熟的庄稼,颗粒归仓,是我的农民父母一生的信念。

  母亲的病床在北窗下,正午的窗外一片寂静,院子绿色的灌木丛上晾晒着许多尿片,其中也有母亲的。

  床上的母亲一直躺着,一天二十四小时打点滴。一瓶又一瓶的甘露醇并没有止住脑出血,二十多年的高血压让她的脑血管如同风化的塑料管子,七八处同时渗血。母亲偶尔醒来,只说:“渴!快给我喝水!”杯子里插了吸管,怕呛着,对于一生用瓢喝凉水的母亲来说,很不得劲。我想起了小时候眼馋的香囊,为什么不体谅妈妈1100度的近视眼?为何没有想到她连搪鞋底的破布都没有?近视眼,高血压,是一直伴随母亲的疾病,也许因为日日如此,六个儿女就心安理得地忽略了,自责啃噬着我的心。

  我坐在床边,给她按摩已经没了知觉的右腿,医生说这样可以促进血液循环。偏瘫是肯定了,父亲一直在这儿坐到夜晚,给母亲说自己伺候她,出院了自己用轮椅推着她去村子里转。直到两边查房的医生生气了,他才一步三回首地走了。